让艺术品收藏,成为一种生活方式

马上下载

民国时尚:陈少鹿的白猿笺

2018-08-01
见面就掐
笺纸作为书札往来的载体,历来是中国文人案头常备之物,晏殊《蝶恋花》名句“欲寄彩笺兼尺素”更为千古流传。民国时期,北京的制笺店铺为了招徕顾客,往往宴请相熟的画家专门绘制笺纸画样,依类组合,然后刻版印刷、售于市廛,例如吴待秋的梅花笺、齐白石的花果笺、姚茫父的唐画壁砖笺等等。其中堪称翘楚者,当属荣宝斋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印行的生肖主题笺纸,其1932年推出的“壬申笺”尤为著名。壬申笺的绘制者,又当首推广西籍画家陈少鹿。
  陈少鹿,即陈蕃诰,字少鹿,号画禅,又号退盫。他1867年生于广西,后寓居北京,曾长期于北平艺专、辅仁大学、华北大学等校任教。民国时著名的《湖社月刊》赞其“从宋元入手,久而自成一派,精致繁茂,秀逸不俗。”陈少鹿擅花鸟画,曾创作回文梅花册页,并在报刊上登载广告:“陈少鹿蕃诰,工花鸟,研精绘事五十余年,创作回文梅花书帧,次第回环,无不相和,施之横直皆宜,可谓妙手天成。今制版印行,每册洋三元,预约减半。总批发处北平宣内前百户厅二十一号,代售处琉璃厂荣宝斋,南京上海武昌杭州皆有代售。”
  荣宝斋1932年印制的“壬申笺”一共有四种,除陈少鹿绘制的外,尚有王梦白、马晋、汪溶三人所绘,这四个人均为当时北平美术界的名家。相较来说,陈少鹿的壬申笺(见附图)独具特色,因它是一幅施以“拱花”技法的笺纸。所谓“拱花”,是一种不着色墨的印刷技术,完全依靠阴阳两块木版的嵌合与印刷技师手指的压力,以凸出或凹下的线条来表现花纹图案及其立体感,其轻重、深浅变化完全由技师掌握,类似现代的凹凸印、浮雕印或钢印。这一技术在五代时期即用于制作砑光纸,衬托出山水花鸟鱼虫的形状。在明代《十竹斋笺谱》中,拱花技法得到了大量运用,堪称空前绝后。陈少鹿的白猿笺,绘一金睛白猿攀援于枫树红叶丛中,因其通体只用白粉写出,不着轮廓,如果没有拱花法的辅助,观者是很难分辨出笺画描绘主体的。而经由荣宝斋能工巧匠的砑印处理后,猿猴身上的皮毛纤毫毕现,观者可以很容易地分辨出白猿的躯干、四肢以至耳、鼻、口、颊。
  在中国古代文化体系中,白色鸟兽往往被当作祥瑞、神灵的象征,如白虎、白鹿、白象、白雀、白燕、白鹤、白鹳、白鱼等等,均散见于《山海经》等古代典籍及前人笔记之中。《礼记·祭义》云:“古者天子、诸侯必有养兽之官,及岁时,齐戒沐浴而躬朝之。牺牷祭牲,必于是取之,敬之至也。”在古语中,色纯之畜曰牺,体全之畜曰牲,白色为纯色之极,故而得到古人的追崇,地方官府往往将白色动物作为天降祥瑞进贡皇帝,如《新唐书·百官志》载云:“礼部郎中、员外郎,掌祥瑞……凡景云、庆云为大瑞,其名物六十有四。白狼、赤兔为上瑞,其名物三十有八。”白猿作为一种艺术形象,亦多见于文学作品之中,如《封神演义》人物袁洪,为白猿成精,有千年道行;《平妖传》人物袁公,亦为多年修道的通臂白猿,是以白猿往往具神通广大、得道修仙之意味。陈少鹿以白猿入生肖笺,可谓构思巧妙、匠心独运。
民国时尚:陈少鹿的白猿笺
见面就掐
rsh7xoaw.baomo.com
阅读:542  0
投诉
见面就掐
关注 0 | 粉丝 0
官网地址:rsh7xoaw.baomo.com
点赞是美意,打赏是鼓励
匿名打赏

举报

色情
反动
违法信息
人身攻击
违规有奖活动
不实信息
其他

举报

captcha
下次自动登录